从CRH2到CR400AF

和我相处有一段时间的童鞋们应该都清楚,一直以来我对于铁路有着匪夷所思的喜爱。基本上对于主流的动车组列车都能通过外表辨识出来,甚至在论坛中吹牛B:听到动车组电机的声音我大概都能判断出列车的时速范围。竟然没人反驳我,甚至有车迷附和。其实我最多也就只能做到听电机声音分辨车型。当然了,如果真的有人告诉我ta能够靠听电机声音辨别车速,我是绝对相信的。

京广高铁上的动车组列车飞速通过黄河大桥


【正文】

貌似广大车迷对铁路上的一切几乎如数家珍,从轨道类型到信号系统,还有各种牵引机车,从韶山到和谐,还有经典的跨越号内燃机车猪头,烧酒橘子,各种事情津津乐道,然而我的爱好却很单一:我仅仅喜欢无砟轨道和动力分散式列车,或者通俗点讲,动车组列车。

虽然是从2007年暑假,我才第一次坐上动车组列车(那年也是动车组列车全国普及的元年),但严格意义上我第一次对铁路产生感情是2004年暑假。那年我们学校举办去大连的夏令营,我们一帮小孩子们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到达了目的地,一路上列车长和列车员协助我们带队老师给予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。直到现在,列车长脸庞的大致轮廓还时不时浮现在我脑海中(这儿有个小bug:因为那位高大帅气的蜀黍长得很像我一哥们儿的父亲)。回到家后我想过用纸糊一个铁路模型送给列车长蜀黍,后来因为贪玩,计划终究搁浅。

2004年暑假虽然很难忘,但还没有激起我对铁路的热爱。毕竟连着坐二十多个小时的硬座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阅历的加深,2007年暑假,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登上了去北京的D134次CRH2型和谐号动车组列车。第一次坐动车组列车,车头和教科书上一模一样的子弹头造型,以及列车每个车门都对着站台上的箭头稳当当地停靠下来,车厢地板和站台持平,起步强烈的推背感,206km/h的最高时速,每一个细节都惊艳到了我。从那时起,我对铁路的喜爱之情呈现出指数级增长。后来的高中生涯虽然忙碌,但也始终没有忘记对铁路的喜爱,模拟考试时答完卷子上的题目我还会画着火车头玩儿。

到了大学,自由度急剧增加,我也开始在一些短途的线路上转运。不过那时郑局担当的很多车次都由CRH2型车换成了CRH5型车。和CRH2型车相比,5型车外观奇丑无比,像一头驴子,而且坐起来特别不舒服。我们方言有个专门形容这种不舒服的感觉,叫做“板诶慌”。即使这样,也比普铁舒服多了,所以并没有太多的怨言。

本科一年级时,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竟然有一种火车票是蓝色的,像二代身份证般大小,手感也比红色车票好太多了。为了得到这样的车票,我特意跑北京玩了几天。也是那一次,我无意间发现了北京南站和京沪高铁(感觉那时自己的消息好TM闭塞)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买了最短的一程:北京南到廊坊的来回车票。那次收获还真不小,不仅得到的两张蓝票,还一家伙体验了CRH380A和CRH380B两种车型。

高速动车组正线通过车站时的声音太震撼了,那种声音会掩盖住所有的其他声音,让你满耳朵都充斥着钢轮和铁轨剧烈的摩擦声,正儿八经的金属乐有木有?只有一句歌词来形容:All the subways around created a great sound(有时我都在想莫非Owl City和我一样是个铁路迷?)。那次吓得我差点把手里的火车票扔掉。

比较刻骨铭心的就是这些记忆了。后来去杭州玩时顺便体验了CRH1,去天津玩时顺便体验了CRH3,那次口出狂言:中国所有型号的动车组列车我都坐个遍了。当然后来铁总又陆续推出各种车型,什么380C,380D,1E新车头,2E新车头,3A,真是为了打我的脸无所不用其极啊。不过话说回来,动车组在为我带来各种便利的同时确实也给我带来了很多物外之趣。

京广高铁上的动车组列车飞速通过安阳东站


【后记】

2017年,新上线的CR400AF和BF两列中国标准动车组列车在京港线上粉墨登场,我照例去捧场,还因为没有拍到AF一些车厢内圆形的顶灯而耿耿于怀。因为消费观念的变化,现在动车对我来说不再是昂贵的玩具,而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后追逐时间的工具了,自然也少了很多期待。但不得不承认,动车组已经正在极大地改变着我的生活。有了高速动车组列车的存在,回家一趟感觉就像坐公交车一样方便。

最后我想推荐两本书:《高铁风云录》,《大国速度》。这两本书揭示了很多铁路发展过程中的奇闻轶事,感兴趣的童鞋们可以了解一下。

←点此回到“生活”目录